儿媳病逝后,东北婆婆和儿子留在湖南照顾瘫痪亲家老两口3年
更新时间:2022-02-26 15:36 发布者:admin

html模版儿媳病逝后,东北婆婆和儿子留在湖南照顾瘫痪亲家老两口3年

2019年,儿媳病逝后,东北婆婆李晓会和儿子曲云川不放心身体状态欠佳的女方父母,决定留在湖南。

此后3年,自己也是一个老人的李晓会,贴身照顾双双瘫痪的亲家夫妇,喂饭喂药,端屎端尿,却毫无怨言。

如今,她的年纪也大了。无论体力或是经济,母子俩已越来越力不从心,他们依然希望给亲家找一个好归宿,安置好一对老人才放心。

李晓会照顾两人吃饭吃药就要花不少时间/受访者供图

昔日同窗重逢后结合

2月9日,40岁的吉林四平人曲云川介绍,20多年前,父母在陕西宝鸡眉县一所私立学校担任教师。作为教职工子弟的他,也在该校上学,由此结识了后来的妻子陆瑞。

“当时我们是同桌。”曲云川说,两人同窗了初三和高一两年。后来,陆瑞回到湖南老家上学。此后15年,两人再未见面。

直到2013年,中学的老同学建立微信群,一群同学重返宝鸡的高中旧地重游,陆瑞刚结束了一段婚,正心灰意冷,与单身未婚的曲云川重逢后,很就走在一起。

2014年,曲云川从长春来到长沙,与陆瑞结婚,并在长沙贷款按揭了一套房子,小两口感情不错。

2016年,两人有了一个儿子。岳父母是工厂普通的退休工人,也常从衡阳老家来长沙小住数月,患有帕金森多年的丈母娘徐玉梅行动不便,平时上厕所都是曲云川搀扶。

“两口子人都挺好挺老实的。”曲云川的母亲,68岁的李晓会回忆起亲家给自己的印象。

但这种平淡美满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2018年,陆瑞被确诊为淋巴癌。为了延续妻子的生命,曲云川四处举债,但最终未能留住妻子,才短短6年,“太短暂了。”

2019年3月,陆瑞去世。曲云川决定让离开的妻子放心,放弃了回东北的想法,照顾好一双老人,“他们是我妻子的父母,也是我孩子的外公、外婆。这是应该的。”

儿媳走后,母子俩接过了照顾她瘫痪父母的担子

当年7月,时年70岁的岳父陆斌突发脑梗住院,曲云川为岳父雇了一名护工,岳父母的工资加起来大约5000元左右,一开始还可以支付护工工资和医药费。曲云川几乎三天两头开车往衡阳跑,由于极度劳累,几次在高速上差点出了车祸。

住了几个月院后,不仅是女婿的身体吃不消,老两口的退休工资也不够了。当年12月份,曲云川决定还是把老人接来长沙照顾,并从东北请了名护工,月薪4000元左右,老太太吃药每月也要七八百元,“多的就我们自己贴上。”

为了更好地照顾老两口,李晓会来长沙带孙子,一起帮忙照顾前亲家。陆斌是被收养的,早已没有亲人,徐玉梅在衡阳的弟弟也年纪大了,这个“担子”被母子俩接了过去。

这样过了一年,曲云川又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并重新组建了家庭,和带着一个孩子的妻子有了第二个孩子。

就这样,曲云川和妻子还有3个孩子,一起住在妻子婚前购置的房子里。李晓会和亲家老两口,则租下隔壁一套房子,亲家住一间房,李晓会住一间。

尽管家庭关系错综复杂,这对东北母子带着无法自理、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家夫妇,还有新的小家庭,一大家子8口人生活在一起,相处得还不错。

起初,李晓会服伺老两口时,儿媳也会来帮把手,有一次喂饭时,陆斌吞咽困难被呛到,吓坏了儿媳妇,李晓会就不让媳妇插手了。

钱没算过,母亲贴身照顾

2021年,陆斌第二次脑梗复发,瘫痪了。12月份,徐玉梅疑似肺结核复发,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住进ICU,实在分身乏术,曲云川请了名日薪300元的护工照顾丈母娘。

这几年,徐玉梅帕金森症越发严重,发作起来经常叫闹,吵得其他病人也无法睡觉。没多久,这名护工就辞职了。曲云川和母亲又将她接回家,亲自照顾。

照顾老两口多次住院忙前忙后,李晓会连亲家母的身份证号码都背下来了。

这一次,医药费大约花了四五万元。2月10日,算了半天,曲云川才想起贴了两三万元,“钱没算过。”

这次出院后,71岁的徐玉梅也下不了床了,李晓会承担起了伺候老两口的主要责任,把屎把尿,喂饭喂药。担心结核病会传染,她不让尚在哺乳期的儿媳和孩子们进屋,自己独自照顾老两口。陆斌已经不能说话了,就算徐玉梅不喊,隔三差五,李晓会就要进屋看看有没有事。

“亲家母!亲家母!”徐玉梅总是一刻不停地叫喊,每分钟都要李晓会在跟前,一会让“帮揉揉腿”,一会“我屁股疼”。

过年,李晓会用粉碎机把饺子打碎喂给老两口,陆斌还能吃几个,徐玉梅只吃得下一个,平时就靠营养粉补充营养。

每天,李晓会要使出全身的力气,才能拖动徐玉梅的身体,“很沉很沉”,伺候她吃喝拉撒。一直到晚上八九点,伺候亲家老两口睡下后,李晓会才有空干其他家务活,洗洗涮涮,接近凌晨才能休息。

希望有养老院接收岳父母

2月9日,与潇湘晨报记者电话对话时,电话那头的徐玉梅已经口齿不清,但当被问及李晓会和女婿对自己如何时,她用力挤出一句清晰的句子:“太好了!”

“我现在好多了。”徐玉梅断断续续地告诉记者,现在,自己也不用住院了,每天能吃二两米饭,也不打算回衡阳了。

母亲年事已高,还要照顾两个老人,最近身体也不太舒服,曲云川看在眼里,颇为无奈。而他从事销售工作,月薪只有六七千元,妻子也没有工作,一大家子8口人要生活。无论经济还是体力,这个中年人都已经力不从心了。

最近,他在打听有没有好点的公立养老院,可以花钱把岳父母送过去。

“第一年给他们还额外发放了5000元的补助。”2月10日,老人家所在的衡阳市雁峰区白沙洲街道纺织新村社区一名綦姓计生专干介绍,陆瑞去世后,该区计生协就每年为老两口发放1万余元的失独家庭补贴。老人住院时,还会为其购买保险,以及每天报销100元的护理费。逢年过节和生日,也会有慰问品或慰问金。

衡阳市雁峰区民政局城乡社会救助科万科长表示,由于老人有退休金,且年龄尚未满足申请老年补贴的标准,所以目前暂无相应的扶助政策,建议曲云川可以将其送至于就近的养老院,如果有重病可以向社区申请临时补助。

潇湘晨报记者 陈思

相关的主题文章: